通州区文化馆大剧场
首页 > 正文

通州区文化馆大剧场 三部爱情片《宠爱》《亲爱的新年好》《我在时间尽头等你》陪您跨年

道路以目,作者:张爱玲。有个外国姑一娘一,到中国来了两年,故宫、长城、东方蒙特卡罗、东方威尼斯,都没瞻仰过,对于中国新文艺新电影似乎也缺乏兴趣,然而她特别赏识中国小孩,说:“真美呀,尤其是在冬天,棉袄、棉裤、棉袍、罩袍,一个个穿得矮而肥,蹒跚地走话中有鬼,作者:朱自清。不管我们相信有鬼或无鬼,我们的话里免不了有鬼。我们话里不但有鬼,并且铸造了鬼的性格,描画了鬼的形态,赋予了鬼的才智。凭我们的话,鬼是有的,并且是活的。这个来历很多,也很古老,我们有的是鬼传说,鬼艺术,鬼文学。但是一句话,我论标语口号,作者:朱自清。许多人讨厌标语口号,笔者也是一个。可是从北伐到现在二十多年了,标语口号一直流行着;虽然小有盛衰,可是一直流行着。现在标语口号是显然又盛起来了。这值得我们想想,为什么会如此呢?是一般人爱起哄吗?还是标语口号的确有用,非用不可通州区文化馆大剧场1.“土豆”和土豆 闽南人口中的“土豆”不是马铃薯,而是落花生。因为落花生是一种生长在土里像豆子一样的东西,所以闽南人把它的学名给忘了,直接叫它“土豆”。 当然,人们真正称之为土豆的马铃薯,闽南人却不叫土豆,而是直呼它的学名“马铃薯”。所以,当你初次来

通州区文化馆大剧场甲午孟冬,晦日巳时,雨后清秋,轻寒弄晓。江水清而晨雾渺,远山霭而楚天阔。吾携子与友,相聚江南磨基山下,举步拾级,攀援腾挪;相提携以登高,挥汗喘息,敞胸襟而观景,仰邀自矜;驱往日疲惫于身后,揽无穷旷达于眼前;俯瞰长江,作赋抒怀。 余隔江远眺,宜昌城内高狗,作者:巴金。小时候我害怕狗。记得有一回在新年里,我到二伯父家去玩。在他那个花园内,一条大黑狗追赶我,跑过几块花圃。后来我上了洋楼,才躲过这一场灾难,没有让狗嘴咬坏我的腿。以后见着狗,我总是逃,它也总是追,而且屡屡望着我的影子狺狺狂吠。豆汁儿,作者:汪曾祺。没有喝过豆汁儿,不算到过北京。小时看京剧《豆汁记》(即《鸿鸾禧》,又名《金玉奴》,一名《棒打薄情郎》),不知“豆汁”为何物,以为即是豆腐浆。到了北京,北京的老同学请我吃了烤鸭、烤肉、涮羊肉,问我:“你敢不敢喝豆汁儿?”我是

又逢癸亥,作者:梁实秋。我是清华癸亥级毕业的。现在又逢癸亥,六十年一甲子,一晃儿!我们以为六十周年很难得,其实五十九周年也很难得,六十一周年更难得。不过一甲子是个整数罢了。我在清华,一住就是八年,从十四岁到二十二岁,回忆起来当然也有一些琐碎的事可重返哥廷根,作者:季羡林。我真是万万没有想到经过了三十五年的漫长岁月,我又回到这个离开祖国几万里的小城里来了。我坐在从汉堡到哥廷根的火车上,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事实。难道是一个梦吗?我频频问着自己。这当然是非常可笑的,这毕竟就是事实。我脑海里印象历乱一 春水 又是一年了 还这般的微微吹动 可以再照一个影儿么 我的朋友! 我从来未曾留下一个影子 不但对你是如此 二 四时缓缓的过去 百花互相耳语说 我们都只是弱者! 甜香的梦 轮流着做罢 憔悴的杯 也轮流着饮罢 上帝原是这样安排的呵! 三 青年人! 你不能像风般飞扬通州区文化馆大剧场

Powered By Theme By kan99.cc

Copyright Your WebSite.Some Rights Reserved. 备案号:皖ICP备1001165854号